后记

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,www.longwangchuanshuo.net,如果被任意浏/览/器转/码和进入畅/读/模/式,内容会有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/码阅读.

人族和魔元族之间的那场战斗被称为最终之战。

最终之战三个月后,春秋宗第五代宗主,元级强者张昊大人通过秘法感知到了魔元族世界的位置。

然后武者协会派遣强者,乘坐上古人族遗留宝器白玉楼横渡虚空,讨伐魔元族,为人族永除后患。

参与行动的有武者协会第一任会长肖天明大人,春秋宗第五代宗主张昊大人的三名元级分身,人族强者五十名,高阶战力五百名,同时还有灵族等异族参加。

三个月后,抵达魔元族所在世界,根据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无毛英雄提供的情报,人族强者们处处抢占先机,魔元族节节败退。

一年后,魔元族败亡,逃离它们的故乡。

同年,再次因为那名无毛英雄提供的情报,使人族得知这座小世界并不是魔元族真正的故乡,只是它们曾经攻占的一座世界。

同年,张昊大人再次感知到了魔元族所在的位置,人族部队再次进击。

次年年初,魔元族再次败亡逃离。

最终之战三年后,在人族第五次击败魔元族之后,发现当时所在的世界,正是兽族的故乡。

自此时隔无数年后,兽族终于再次回到了故乡。

为了表达对人族的感谢,兽族将三分之二的领土赠与人族,并且同时重新签订了结盟条款。

同年,虚空当中很多种族得知了人族的事迹,因为同样遭受过魔元族的侵略,便也加入到联盟当中。

最终之战五年后,灵族、蛮族、赤角族等也找到了自己的故乡。

并且和兽族一样,它们都选择赠送三分之二领土给人族,以示感谢。

同时联盟的队伍也越来越庞大。

而现在,是最终之战十年后,以人族为首的联盟已经找到魔元族真正的故乡,现在正在与之决战。

世界真正和平那一天就要到来。

“白涯奶奶,这就是武道纪,大事记篇的全部内容。”

千星城,一座别墅当中。

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对一个三十多说的靓丽女子说道。

小男孩穿着棉质的长衣长裤,上面都是奶牛般的黑白半点花纹,配合他粉嫩的小脸蛋,实在是可爱极了。

白涯用手指轻轻刮了男孩的鼻子,笑道:“全说对了,真棒。”

这时,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,不屑地说道:“这么点东西都看十天了,竟然还要照着书读,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脸皮接受白涯奶奶的夸奖。”

说话的是一个和男孩同样年纪的女孩,同样身穿带有黑白斑点的衣服,同样的可爱。

只是女孩的头发稍长一些,看起来有些机灵、俏皮。

男孩语气不快地说道:“张小贝!怎么跟你弟弟说话呢!”

小女孩闻言顿时没好气的啐了一口:“我呸,比我早出生两个多小时,却偏要当弟弟,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当弟弟有瘾啊!”

“当弟弟怎么了,告诉你,当弟弟的好处多!”

“富重长子穷疼幺儿,就咱这家庭,当弟弟才能吃香!”

“羞羞羞,说这话你也不脸红,占便宜没够,一天到晚就想着占便宜。”

“废话,有够的那是傻子!”

“张小汗你敢骂我!今儿我非抽你不可。”

一听这话,那个小男孩飞快的倒腾着两条小短腿,那个小女孩也同样的动作跟后面追。

白涯连忙拎着两小只的后脖梗把他俩拎起来。

一被拎着后脖梗,这两小只就像是让人点了死穴似的,立刻就老实了。

把他俩放在地上,白涯说道:“都去把自己的餐具拿来,吃早饭了。”

一听吃饭了,这俩小娃娃的小短腿倒腾着飞快。

不一会儿就拿着各自的餐具回来了。

姐弟俩的餐具却是一点也不一样,或者说差别极大。

女孩的是餐盘,银底儿金边,筷子是象牙筷子,筷子尾上还各镶嵌着一只金色的貔貅。

俩字。

奢侈。

女孩的餐具是奢华的话,那男孩的就是简朴,不!准确的说是简陋。

一个豁了口的普通瓷碗,一个裂了纹的普通瓷盘,以及两根大小颜色、花样不一样筷子。

就这套家伙事儿也不知跟哪捡的,要饭的都比他装备好。

虽然是穷养儿富养女,但这也太过分了。

后爹带来的也不能是这话待遇啊。

跟家里人还真没关系。

不对!

有点关系。

但总得来说是个人原因。

看着小男孩的那套餐具,白涯的眉毛顿时皱到了一起。

想了想,开口说道:“宝贝,你这套餐具奶奶给你换一套吧,这都不能用了。”

一听这话,小男孩连忙伸手护住自己的餐具,小脸抽抽着说道:“这还能用呢,为什么要还啊,啥家庭啊,就是有金山银山也禁不住这么挥霍呀。”

“吃不穷穿不穷,算计不到就受穷啊!”

白涯:“……”

啥家庭啊,换套餐具就能受穷了!

这时,那个小女孩说话了:“弟弟,咱家条件比你想象的好,你看我这象牙筷子,新换的,之前那副吃骨头的时候刮花了,就新换了一副。”

听到这话,小男孩的脸顿时就扭曲了。

啥玩意,刮花了就不要了!

恶狠狠的看着小女孩,就跟看到了有什么血海深仇的仇人似的。

我家就是这么没钱的呀。

我要是再不省着点,以后不真得要饭啊!

想着想着,小男孩的想法就不知道偏哪去了,一脸渴望的自语道:“再过两年我就能上千星城附属小学了,到时候就能吃免费食堂了!”

白涯:“……”

张昊你这个孽障!

他的遗传基因咋就这么强大呢。

弟弟遗传了他视财如命的习性,堪称血脉纯净的貔貅精。

姐姐遗传了他喜欢黄金白银的贵重金属珠宝的审美,和喜欢怼人的性格。

付雪那软软糯糯的性格咋一点也没遗传呢。

不对!

他俩小短腿倒腾的飞快这一点,绝对是遗传付雪的。

他们家有那基因!

这两小只吧,长的好看还聪明,白涯那是相当喜欢了。

就是为了能经常看到他俩,才特意从青木城搬到了千星城。

可经常能看到他们父母那些不好的一面,在这两小只身上特比的突出。

这就让白涯感到心塞了。

遗传你遗传点好的呀。

张昊的天赋,付雪的颜值。

可到真应了那句话,恶习难改。

太特么难改了,都遗传了!

吃过饭,白涯挥了挥手,就让他俩自己出去玩了。

离开别墅后,两下只直奔千星城最著名的娱乐场所:帝宫。

十年过去了,帝宫不仅开遍了人族每一个角落,更在是诸天世界中发芽生根。

凡是联盟成员,其种族所在世界必有帝宫营业。

当然了,因为敌我关系的转变,现在没办法在强制抓捕兽族,在帝宫当中给客人提供服务。

不过呢,作为技师天赋最好的种族,帝宫当中依然有兽族存在。

不过不是强制的,而是为了那些生活困难的兽族提供就业岗位而已。

至于里面为什么有九品大宗师境界的兽族。

这只能说……人嘛,追求不一样!

来到帝宫,看着吧台里的天武尊者,两小只掰着手指头算了算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顿时满是问号。

想了老半天后,两小只异常坚定地说道:“天武爷爷早上好!”

“好,那你们俩吃饭没呢。”看到两小只,天武尊者那狰狞的面容都浮现出一丝慈祥。

这可他们春秋宗苗根正红的后代子孙,三百年了,蝎子粑粑独一份啊!

为什么白涯放心让两个这么小的娃娃自己在千星城玩。

就是因为这俩娃娃是所有春秋宗门徒的宝贝疙瘩,心头肉。

胡权那是什么人物,百无禁忌!

可在这俩娃娃面前不抽烟不喝酒的。

惹到了春秋宗门徒,可能要你一半家产也就完事儿了。

可要是惹到这俩娃娃?

嘿嘿!

祖坟都给你刨喽。

“吃过了。”

跟天武尊者打过招呼,两小只找到一个狼族服务员问道:“你们少东家呢。”

狼族服务员指了指对面那条街的两根路灯。

两小只立刻倒腾着小短腿,颠颠的跑了过去。

就见路灯下各躺着一只奶牛猫。

男孩左右看了看,发现太阳才刚刚升起,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这么早就出来趴活了。”

听到这话,两只奶牛猫全都翻了个白眼,起身走到女孩身边蹭了蹭,没搭理男孩呢。

嘿,看到这一幕,男孩一点也不生气。

他是什么人,占便宜没够的主儿,你不搭理我不要紧,我搭理你呀。

过去就抱起一只奶牛猫,小脑袋埋在肚皮上狠吸一口。

“吸~~~~”

“白菜哥,咱俩回店里玩去。”

闻言,小白菜的眼中出现一丝绝望,可也没挣扎,任由男孩把他带回了店内。

回到店里,男孩直接就进入了吧台,在那兴致勃勃的看天武尊者收钱。

他打小就爱看这个!

而且他还有个秘密没告诉过别人,那就是他知道这家帝宫是他们家的,所以这收的每一分钱,那都是他们家的钱。

自己家的钱,他更爱看了!

做自己喜欢的事儿,时间总是过的飞快。

转眼间就到了中午,正琢磨中午跟天武爷爷蹭一顿什么好吃的呢。

只听一阵风铃声,进来了两个人。

一听风铃声男孩就开心,那进来的可都是钱啊。

刚要卖萌打招呼,看到来人眼睛微微一亮,起身的动作立刻就停下了。

进来那俩人看到男孩也有些意外,走过来说道:“少宗主来玩来了,宝儿小姐呢。”

“我姐跟辛德瑞拉大哥在外面玩呢,你们这是……到还钱日子了?”

一听还钱,刘杰就是一阵肝疼,这钱都还五六年了,可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当初那钱是怎么欠的。

有些惊奇地问道:“少宗主还记得我们。”

以前只听说这小子算数好,特别会算九进十三出的数学问题。

可没想到他记忆力也这么好。

上一次见到他,他才刚会走吧。

男孩摆了摆手,摇头道:“不记得了,不过我爹天天看的笔记中有你俩的画像。”

“天天看自然就记下了。”

刘杰两人:“……”

天天看?

听到这话,刘杰连忙把这个月的钱还了。

没听人少宗主说了嘛,春秋宗第五代宗主天天惦记着这笔欠款呢。

可不敢不还呀。

跟刘杰一起来的是一个留着马尾的武者。

说起来两人是真有缘分,在一起工作十多年了。

都同样欠张昊的银子,而且理由还特么差不多。

太有戏剧性。

那个马尾男给完这个月的钱之后,看着男孩心中一动,这是张昊的儿子,要是给他……

他还没等想完呢,男孩说道:“你甭打我主意,我看我爹都害怕,怕他给我的零花钱算利息。”

“所以你那事儿我帮不了你。”

马尾男:“……”

两人走了没一会儿,张小宝就抱着辛德瑞拉跑了进来。

对男孩使了一个眼色,男孩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儿。

两小只出生就相差两个小时,不用说话都能知道对方想干什么。

跟天武尊者说一声,让他中午给自己留饭后,便离开了帝宫。

两小只七拐八拐的就来到了千星学院一个偏僻的出口。

男孩:“你确定他会在这里出现嘛。”

女孩扒拉一下自己脖子上的小金斧,示意自己说话比黄金还真,不会出错的。

而男孩看到女孩脖子上的金饰,眼睛差点就红了。

也不知两小只要干什么,就在这么静静的等着。

不时的有人从这个小门走出来。

“唉,成也暗族败也暗族。”

“当年张昊宗师研发出暗族祭炉之法后,人族整体的炼丹水平猛然暴涨,每天都有人炼出精品丹药。”

“可现在随着对魔元族的讨伐,暗族的数量越来越少了。”

“没有了暗族,现在的炼丹师甚至还不如祭炉之法没有创造出来的时候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,你是怪张昊宗师喽!”

“靠,你丫有病吧,这也能扛!”

“不是我杠,而是我真的见不得别人说张昊大师不好。”

“你知道嘛,为了找到新的祭炉方法,张昊宗师一直自费收购魔元族。”

“他这些年挣到的功勋点几乎都花在这上面了。”

两人越走越远,直至声音完全消失。

听到这番对话,男孩的眼睛红了,不是嫉妒的,是委屈!

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花的,结果自己老爸花起钱来大手大脚的,就跟那钱是大风刮来的一样。

这一家子早晚得要饭啊。

我不过了!

一会儿就给自己存下的零花钱全花了。

消费!

看着男孩的眼睛已经出现了眼泪,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说道:“说老爸那么花钱,你信嘛!”

男孩仔细的想了想,然后不乐意的呸的一声,吐了一口口水。

“传谣的小人,败坏我家家风。”

男孩觉得刚才说话那人一定是嫉妒他们家勤俭节约的家风,所以故意散播谣言的。

两小只又等了一会儿后,小白菜就从学院里跑了出来。

喵喵叫了两声,就又跑开了。

女孩和男孩立刻躲到了门口的左右两边。

没一会儿,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很快,一个二十六七岁,身着道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。

年轻人长的很阳光,而且阳光中还带有一丝痞气,看起来贱贱的。

年轻人穿过大门之后立刻就顿住了。

左右看了看,淡淡地说道:“出来吧,我已经发现你们了。”

“哗哗哗。”

随着草丛涌动的声音,男孩和女孩在两侧的草丛中出现。

“果然又是你们。”明飞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这一次你们又要耍什么花招。”

“我刚刚可是十分注意的,并没有踩断你们老张家传世万年的小木棍。”

“也没有碰掉你们平时吃的用九品金丹做的棒棒糖。”

“所以你们这次要怎么做?”

听到这些话,男孩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。

淡淡地笑道:“明飞叔叔你误会了,这次什么故事也没有。”

明飞面露一丝意外之色,心道今天这个小貔貅精转性了。

正琢磨呢,就见男孩手腕一翻,出现一柄木刀。

右手持刀敲打左手掌心,粉嫩的小脸做出一脸流氓相。

缓缓地说出几个字:“今天我明抢!”

这时女孩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杆和她一般高的旗杆,黑底金字的大旗绣着春秋二字。

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。”

“要想打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

明飞:“……”

想我明飞纵横一世,没载到张昊手里。

可没想到我竟然载到他儿子手上。

造孽啊!

……

虚空。

一座庞大的世界内。

以人族为首的庞大联盟,众多强者汇聚于此,而在他们对面是一只气息如深渊般恐怖的魔元族。

“这就是魔元族最后的一只强者了嘛。”

“那么……今天魔元族正式灭族!”

说完,张昊对身边人大声吼道:“魔元族人人得而诛之,大家不用讲江湖道义,并肩子一起上!”

听到这话,那些联盟成员不知为何莫名的想笑。

不用讲规矩?

你们人族讲过规矩嘛!

虽然对人族的行事作风有些不讲规矩,但他们确实是比魔元族要热爱和平的种族。

随着张昊话落,在场的强者一起出手向魔元族仅剩的强者攻去。

……

千星城。

家中。

当最后一只魔元族被轰杀之后,张昊的耳边顿响起系统的提示音。

经过这十年里魔元族、幽族、暗族它们无私的奉献,张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级圆满。

而当他的修为达到元级圆满之后,就升无可升了。

张昊本以为通过系统努力修炼只能止步与元级圆满,没想到此时竟然出现了转折。

“叮咚,宿主歼灭为祸多年的邪恶种族,完成隐藏任务,奖励允许突破种族修为限制。”

“叮咚,检测到宿主有足够的元能点,是否晋升。”

隐藏任务?

邪恶种族?

有趣!

直勾勾的看了看系统面板,张昊选择同意晋升。

接着张昊只觉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扫过一样,眼前一闪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周围的一切都灰蒙蒙的,只能看见眼前的池塘,池塘边上有一张石桌,两张椅子。

此时有一个看不清长什么样子的人坐在一只椅子上。

“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,提升修为肉身会被转移到别的地方。”说着,张昊走到了那张石桌前。

神秘人抬头看着张昊,淡淡地笑道:“你来了。”

张昊:“我不该来嘛?”

神秘人:“……”

“你现在一定有很多问题,不要着急,我都会一一解答。”

张昊:“薪水,待遇。”

神秘人:“……”

看着神秘人似乎有些懵逼的样子,张昊解释道:“按正常故事走向,想你这种存在,不都是为了某种目的才向世界撒向名为系统的机缘嘛。”

“若是有人能够超脱而出,便会成为你的同伴,和你一起完成某种伟业。”

“我对伟业不感兴趣,我只对工资薪酬感兴趣。”

“只要钱到位,敌人全干废!”

神秘人:“……”

虽然从一开始就在观察张昊,但张昊的反应还是让他有些不适应。

想了一下,缓缓地说道:“我找你来并没有什么目的,或者说我的目的你已经帮我完成了。”

“哦?”

来到这里后,张昊的眼中第一次露出意外之色。

沉思一下问道:“那冒昧的问一句,怎么称呼,父神?还是……创世神?”

神秘人绕绕头:“都可以。”

“不过我要解释一下,你们的世界是我创造的,但你们可不是我创造出来的,你们是自然演化的生命。”

“创造这样复杂的生命,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。”

“那么……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当修为超过元级之后,自身的小世界就会进化成为一个完整的大世界。”

“而修行者本人也会超脱出原本所在的大世界。”

“放心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如果超脱者不愿意,是不会离开原本的世界的。”

“简单而言,人族世界就是我超脱时的小世界,我依靠观察世界而……增进修为。”

“直到前不久,一群奇怪的生物出现了。”

“就是你们口中的魔元族、幽族以及暗族。”

“你应该早就发现了,这些种族非常奇怪,几乎所有的生物都能使用内气,却唯独它们不行。”

“拿其他生物和它们相比,就像是两个物种一般,如同太极的阴阳两面。”

“当然了,谁是阴谁又是阳,我也不确定,没准对宇宙来说,我们才是有害的也说不定。”

“额~~又跑题了,那些种族攻击了人族世界,人族付出了很多代价才保护了人族世界。”

“而我因为一些原因又不能亲自出手,所以利用我对人族世界的权限,做了一个小东西,给人族一个机会。”

“那么为什么其他的世界没有这种小东西。”

神秘人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然是它们身后的掌控者没我强了。”

张昊:“……”

懂了,这是创世神爸爸看到自己的崽儿让人欺负,生气了。

亲自下场以大欺小又有些拉不下脸,所以就亲自下场送外挂。

然后就让自己碰上了。

我果然是老天的儿子!

神秘人:“你还有什么问题嘛?”

“你要把它收回去嘛?”

“不,送你了就是你的。”

“那我没问题了。”

“那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“请讲。”

“你准备让你的世界进化成什么样子。”

张昊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然是长满金子的那种了。”

“呵呵呵,果然是你。”

“随时欢迎你来做客。”

千星城。

家中。

张昊左右看了看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修炼室当中。

眨了眨眼,便离开了修炼室。

“豆包,我跟你说啊,大哥我刚才梦到神仙了。”

“老爸。”×2

“呦,你们俩在哪弄得六品丹药啊,又打劫明飞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哈哈哈,今天用的什么手段。”

“明抢。”

“哈哈哈哈,好样的,不愧是我的种。”

(全书完)